追蹤
武君羅喉官方後援會
關於部落格
吾之雙足踏出戰火,吾之雙手緊握毀滅,吾名 — 羅喉。
  • 4594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6

    追蹤人氣

羅喉傳說 第一章

 

(一)  千屍壁

月族戰神親臨,闇夜離首等人護著羅喉首級,準備一決死戰。死傷危急間,離首帶著藏有羅喉首級的鋼盒化影離去,月族和天下封刀分兩組人馬,一隊續追,一隊留在現場佈置火藥準備炸掉摧毀千屍壁,現場突然引動巨大震盪,頓時邪氣四溢,變數未知,在場眾人驚異恐懼,妖光邪霧,眼前竟是無頭的羅喉屍身。

 

荒野上,離首等人力戰而死,就在銀血要取走七稜鋼盒時,一條詭異身影突然搶快取走鋼盒,劍光刀影掌氣中,趁勢離開。銀血因可追蹤鋼盒所在,先回到千屍壁,見到的卻是眾刀衛屍體,現場並留有大量妖氣,想不到羅喉單是屍身竟有如此可怕的力量。

 

(二)  無關造化(只有現聲)

 

滄海平與七稜鋼盒裡的羅喉首級對話。

 

先生:想不到我竟能見到你,哈哈哈,命運的巨輪,始終在無形中輪轉,默默推動每一個人的生命。

 

羅喉:在這個強者鬥爭,弱者卑微苟活的年代,仰望吾是你們唯一的希望。

 

先生:驕傲又張狂,自信又殘酷,你的眼神始終睥睨世人。

羅喉:他們不值吾入目,他們的乞求吾不會回應,而你正開啟了魔鬼的禮物。

 

先生:我們的約定?

羅喉:吾會讓眾神悲嘆!

 

(三)  無關造化(羅喉本尊現身)

 

月族蒼月銀血及天下封刀眾人追蹤藏有羅喉首級的七稜鋼盒來到無關造化,滄海平應戰,雙方嗆聲中,驀地,天雷乍響,地面開始不安的翻騰。

 

孤影笑:這是....

夜風行:又停止了

隨著震動的停止,一股不安的黑色氣流,自洞中漫延而出。

靜,靜得令人心寒,靜得令人心慌,在場眾人早已身經百戰,竟也被這股莫名的肅靜感染。而不安的恐懼,不知為何,襲上在場眾人心頭!

 

刀衛:啊~~

蒼月銀血:這種感覺,難道是…….

優雅的身影,自洞穴深處緩緩踏出,一襲黑衣,不見面容,卻是銀血記憶中最深刻的人物。

蒼月銀血:羅喉……….

 

刀龍傳說第五集 希望 絕望(羅喉親征月族)

 

(一)無關造化

無關造化之外,一股強烈的不安感染了在場眾人,肅靜中,唯聞逐漸加遽的心跳聲。

優雅的身影,自洞穴深處緩緩踏出,一襲黑衣,不見面容,卻是銀血記憶中最深刻的人物。

 

蒼月銀血:是羅喉,眾人速退,喝~~

銀血虛晃一招便急退離開,俠腸無醫也急發刀氣,隨即離開。

 

心知大難臨頭,心知危機已臨,然而眼前人所散發的氣息,卻讓恐懼到了極限,雙足無法寸移,六刀侯與眾刀衛聯袂出招,卻是難撼眼前人,夜風行、孤影笑見狀,急忙抽身

 

羅喉:月族、天下封刀

話語一出,死亡籠罩,萬物盡成粉碎

四刀侯:啊...哇啊~~

 

只見餘下眾人皆成白骨,跪落在地。不可一世的身影,腳步不因任何原因佇留,只踏向自己的目的,踏向一個戰火漫延的大地。

 

先生:羅喉現世,素還真、千葉傳奇、刀無極,準備迎接一個翻天覆地的武林大地吧!哈哈哈~~

 

(二)月明湖

 

不疾不徐的腳步,帶來強大的威逼壓力,羅喉一步一步,向著月族通路邁進。

 

羅喉:休息了這許久,真是滄海桑田了嗎?但是山,吾允許你擋在我面前了嗎?

 

一聲豪語,裂山開湖,眼前萬丈高峰,竟如摧枯拉朽一般,轉眼崩塌不存。

 

羅喉:就算眼前無路,羅喉踏過的地方,就是道路。

 

羅喉再現威能,月明湖爆起競天水浪,無視被夜麟破壞扭曲的空間,強行通關,水浪盡落,已是身在月族空間。

 

羅喉:月族,讓吾懷念的地方!

 

(三)月華古都

 

皇城之內,眾人嚴陣以待。

幽溟:這種比死神更可怕的壓逼感,他真正來了!

蒼月銀血:你感受到恐懼!

幽溟:我的功力已經恢復,這一戰,我們兄弟並肩

 

此時,只見羅喉緩緩步來,

羅喉:吾之雙足踏出戰火,吾之雙手緊握毀滅,吾名 羅喉

 

說罷,氣勁一震,月族士兵:『呃~哇~啊』,滄月銀血見狀,絕煌銀戟手上:『來吧!』

 

刀龍傳說第六集 三魔劫 (羅喉滅月族、天都再起)

 

(一)月之國度 月華古都

 

羅喉,不可抗拒的威嚴,隱藏灰暗的歷史,開啟征伐的未來!

 

羅喉:來,戰士必需用鮮血來沾染大地,來證明他的價值,你們的屍身,將為再起的天都築起長城。

 

幽溟:『月族子民,助我一臂』,幽溟騰身飛起,運族月族皇朝密傳之招。

 

月族士兵:『啊~喝~呀~』,同時銀血首攻,銀煌騰動,爭取寶貴時間

 

羅喉:『喝~~』,只見羅喉袍袖揚起,周身旋起一陣旋風,只見觸者立亡,盡成白骨。

 

月族士兵:『啊~』,焚風過處,盡成骷髏,銀血欲再接第二波,卻驚覺………..

月族士兵:『哇』,方才震撼的一擊,竟只是對手出招前的隨意動作,隨之,是天地翻騰,滿目瘡痍

 

幽溟:『喝~』,此是,幽溟雙手冀張,吸納月族萬千戰士之力,運化一股渾天之元,凝成擎天神槍

 

蒼月銀血:『喝~』,為求拖延,銀血舞動銀煌,月族戰神傾力迎擊,

蒼月銀血:“喝~”,一戟刺上

羅喉:呀(運勁將銀血的銀血震退,絕煌離手)

蒼月銀血:啊

羅喉:『你拖延不了吾』,話落,再發一擊

 

蒼月銀血:啊(又被震退數步)

隨擊,羅喉衣袍再動,一擊轟向幽溟,羅喉:『功虧一簣,可惜!』

眼看功敗垂成,危急間,一條人影闖入,火狐夜麟:『喝~』;蒼月銀血:『呀~』

 

眼見夜麟現身助威,銀血連忙再攻,銀血:『你果然來了』,夜麟:『哼』

兩人圍攻拖延羅喉,只見羅喉輕描淡寫一掌擊退兩人

 

夜麟:『啊』,見看拖延已到極限,此時幽溟功行圓滿,擎天神槍化解羅喉之掌,

 

幽溟:『天溟絕式,萬元歸宗,喝~』

 

傾全族之功,畢月族之華,無比澎湃的一擊,是凝聚了月族精英,與求生的信念。

悍然一擊,劃破了羅喉護生氣罩,直擊羅喉本體,只聞轟然一聲,驚天爆炸。

 

銀血:成功了

幽溟:我們終於打敗羅喉這名強敵

夜麟:不對

 

煙塵散去,赫見一張俊俏邪魅的臉容(鏡頭特寫:一身金黃戰甲,一手橫拿計都刀)

,佇立深谷之上,嘴角微揚,似讚嘆,更似輕笑。

羅喉:『能逼吾脫下闇法之袍,吾允准你們屈膝在吾足下。』

 

(二)天下封刀

當羅喉親征月族同時,天下封刀聚集了刀無極、素還真、千葉傳奇與先生在談論羅喉,談他的過去=暴政好戰;當初刀無后斬殺的過程=以神兵影神刀斬羅喉於月族之中,屍身落入苦境失蹤,首級陰魂不散,不腐不化,水火難傷,月族於是將羅喉首級藏於幽密之處,並延請學海一代神匠以機關將其鎖住。

現在如何殺他:一是找出有刀龍之眼的人,二是尋回影神刀。

 

(三)月之國度 月華古都 (這段武戲操偶拍得很精采)

 

羅喉現真身,月族三強,頓現危機。

羅喉:能逼吾脫下闇法之袍,吾允准你們屈膝在吾足下。

幽溟:投降,如何對得起死去的月族英靈

羅喉:『可惜啊,與其成為吾的敵人戰慄,不如成為吾的奴僕安心。』

語落,身影瞬間移動

 

蒼月銀血:啊~~眾人隨即圍攻而上

幽溟:呃..(被擊飛)

月族士兵:保護主上,殺呀

 

羅喉:英勇的戰士,吾成全你們(計都刀氣一閃)

月族士兵:啊..哇...(全滅)

雖是輕描淡寫的攻擊,速度力量根基招式無不完美,無不恐懼

 

蒼月銀血:喝(再度攻上)

羅喉先後擊退銀血,夜麟,隨即擒住幽溟,一手甩出,

幽溟:『啊』,夜麟:『幽溟』(扶起弟弟),銀血也來到。

 

蒼月銀血:『走』

幽溟:『兄弟同死,啊~』當機立斷,夜麟擊昏幽溟

 

銀血:多謝你(夜麟),喝(隨即又攻向羅喉,夜麟也迅速帶幽溟離去)

羅喉:嗯

已知絕無勝機,銀血只為留下一絲血脈,是為家國,更為割不開的兄弟之情,

銀血:『呃』(看到羅喉腳又踢又踩的在銀血身上,還挺難過的)

 

羅喉:『吾想知道你的名字』

蒼月銀月(躺在地上):『銀血』

羅喉(腳已放開):『嗯,吾會記住』 ………..

 

銀血(再起身):『喝~~』

最後一擊,銀血仰天怒吼,月族戰神的最後一搏,滿天的風雪更添寂寞悲冷,

銀血:『喝~』發出一擊,同時攻上。

羅喉:『嗯~』,一刀砍斷絕煌與銀血右臂。

 

銀血:『蒼穹俱滅 天地破碎,喝~』

失戟斷臂,仍是不屈,蒼月銀血開啟全身毛竅,雄渾根基急速暴衝,一股排山倒海的氣勁,襲向羅喉,極端過後,大地荒涼一片,徒留遍地屍骸,飄飛不止的白雪奏起最冷靜的輓歌,銀血斷氣雙膝快跪落之時,羅喉將他扶著。

 

羅喉:『讓一名勇者在死後屈膝,是最大的侮辱』讓銀血倒落於地,便步離。

羅喉:『吾之雙足踏出戰火,吾之雙手緊握毀滅,吾名 羅喉』

 

(四)忘塵大地

 

忘塵大地,一處被武林遺忘甚久的荒蕪世界,此時,羅喉來到。

 

羅喉:『吾沈睡已久的子民啊,該是你們醒來的時刻了,喝~』

 

突然間,風雲變色,大地碎裂騰動,在羅喉腳下,緩緩浮起一座巨大都市,天都、天都,君羅喉駕馭的天都,抖落歷史的塵沙,揭開不可預知的未來。

 

羅喉:『天下,你們將因吾的降臨,而燃起了熊熊戰火』

語落,羅喉披回闇法之袍,步上王座

 

狂屠:『恭迎君』,與冷吹血一旁屈身恭迎,同時,殿上燈火亮起。

眾部將之聲:『恭迎君、恭迎君、恭迎君、恭迎君、恭迎君~~』

羅喉:『派人傳令天下封刀,降、活、戰、死』

月殘痕:『是』,便離開

羅喉:『其他人,退下』聞言,四個燈火熄滅

羅喉:『開端,這只是一個開端』

(五)  荒野

***天都使者月殘痕被刀無形路斬殺而死,羅喉飛書約刀無極當面一談****

 

暗夜荒野,約定時刻將近,玉刀爵與三武師等待羅喉來臨,而高峰上,素還真、千葉傳奇欲一觀羅喉之能。

 

素還真:『時間將近了』

千葉傳奇:『羅喉的威能值得關注,嗯,這股壓力…..

 

這方面,荒野之上,玉刀爵:『來了。』

 

腳步一步一步靠近,壓力一分一分提升,眼前人不可抵禦的威嚴,正是君羅喉,一旁隨身兩武將,狂屠與冷吹血,

 

羅喉:『天下封刀,由你做主』

玉刀爵:『天下封刀副主席玉刀爵,一會天都武君羅喉』

羅喉:『哈』,一聲輕笑,引發週圍氣流暴動

羅喉:『刀無極,你真是胡鬧啊』

玉刀爵:『誤殺天都使者,天下封刀致歉,君大量,必能海涵』

羅喉:『戰鬥吧,戰鬥才能證明價值,吾給你們一招的機會,只要你們能讓吾退開一步,就證明你們有生存的權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