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武君羅喉官方後援會
關於部落格
吾之雙足踏出戰火,吾之雙手緊握毀滅,吾名 — 羅喉。
  • 460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6

    追蹤人氣

羅喉傳說 第五章

驕傲的千葉傳奇、尊貴的太陽之子,竟爾投降天都!

大祭司:『啊,太陽之子,啊~』

 

羅喉:你,降了!

 

千葉:勝者王,敗者臣,何足再言

 

大祭司:太陽之子,日盲族可戰至最後一兵一卒。

 

千葉:那種無意義的犧牲,於勢何補?

 

大祭司:這….

 

千葉:安靜!君,日盲族願降

 

羅喉:『作為人君,你表現得足夠謙卑,喝』,便將扣心血射入千葉心臟。

 

千葉:『啊~』滿額冷汗

 

羅喉:『作為人臣,你的眼神還太過驕傲,起來吧!』千葉便起身。

 

羅喉:吾唯一一顆扣心血,就用在你的身上了,只要你懷有叛意,吾隨時可以取你性命。

 

千葉:是。

 

羅喉:找出醉飲黃龍,以及擁有刀龍之眼之人,是你與日盲族現今的任務。

 

千葉:千葉遵命

 

羅喉:『撤軍』,羅喉大軍便離開,留下滿是錯愕的日盲族人與仍然傷重而身形不穩

的千葉傳奇。

 

(一)  天都高塔

 

天都塔樓,黃泉找上羅喉。

 

羅喉:吾沒傳喚你。

 

黃泉:我可不想追隨一個無聊的君主。

 

聞言,羅喉不言。

 

黃泉:明明取得前所未有的優勢,卻讓敵人留下喘息的機會,這種愚昧的戰略,吾不能接受,…….還是得到假意的讚服,你就滿足了?

 

羅喉:讓刀無極成為一名偉大的英雄而戰死,那某人不甘的恨火將無法彌平。

 

黃泉:那個醜面的,吾想不到你這麼重視他的意見。

 

羅喉:他埋藏多年的恨火不會因一具屍體而滿足,這是吾答允他的願望。

 

黃泉:那日盲族呢?又是誰跟千葉傳奇結仇了?那滴扣心血為何是給千葉,卻不是

給刀無極?

 

羅喉:那名叫千葉的人,比刀無極更加機巧應變。

 

黃泉:那又如何?

 

羅喉:武者與智者,不同的角色要有不同的待遇,吾很期待他要如何在這種局勢之下反撲。

 

黃泉:所以你也不對素還真趕盡殺絕,因為他現在的勢力太弱,只需一伸手便可消

滅,你是故意的,你為何要留下敵人?

 

羅喉:你認為的戰士價值在哪裡?

 

黃泉:戰場。

 

羅喉:英雄的價值呢?

 

黃泉:嗯~

 

羅喉:要超越吾嗎?吾等你回答這個問題。

 

黃泉:英雄的價值,在眾人崇拜與讚嘆的眼神。

 

羅喉:為何世人會對英雄投以仰望的眼光?

 

黃泉:因為卑微虛弱的世人需要拯救。

 

羅喉:什麼時候世人會反抗英雄?

 

黃泉:嗯~哈,吾倒不知原來羅喉還是一名哲學家。

 

羅喉:吾今日的話多了,但吾的問題你還是可以繼續思考。

 

黃泉:在那之前,作為君主的你,該先為吾準備一個戰場吧!一旦吾的戰血蠢動沸

騰,就不能保證天都的安寧了!

 

羅喉:哈哈哈!

 

(二)  天都

 

天下封刀主席外出,玉秋風和副主席等人決定,以詩籤之言,進行美人暗殺之計。這天,天都,冷吹血帶秋風三人來到。

 

冷吹血:稟君,天下封刀送來降書貢品,少女三名,奇珍異寶十箱,其餘貢品俱在清單當中。

 

羅喉:妳的名字?

 

秋風:玉秋風。

 

羅喉:嗯~軍士久戰,也該好好休息了,冷吹血。

 

冷吹血:在。

 

羅喉:貢品賞賜將士,休息三天,這三名女子也一併賜下。

 

冷吹血:是。

 

秋風:『且慢』,便以匕首抵住心口。

 

冷吹血:你做什麼?

 

秋風:我受命前來服侍君,如果要我服侍將士,那這口刀就要染上鮮血,不是武

君的鮮血,就是我的鮮血。

 

冷吹血:君面前,容得你如此放肆嗎?

 

羅喉:讓他留下,其餘的人帶走。

 

冷吹血:『是』,便將殘霞與映紅帶下。

 

羅喉:『所有的人都退下,妳,也退下』,眾將與秋風皆離開。

 

(三)  天都高塔

 

天都城內,大戰方定,盡掃強敵,天都眾軍士慶功三天,縱情聲色,歡愉無盡。

 

羅喉獨自來到天都塔樓,羅喉:『勝利的喜悅』,便回想起當初與眾兄弟之景。

樹林之內,眾兄弟休息著等待開戰。

 

老四:明日如果能打敗邪天御武,眾兄弟以後有何打算?

 

老二:打敗邪天御武,我們就是英雄了,英雄嘛,哈哈哈,就有無數美麗的女人投

懷送抱,醉生夢死。

 

老四:二哥總是不正經,三哥呢?

 

老三:我想繼續跟隨大哥,大哥在哪裡,我就在哪裡。

 

老二:我當然也不會離開大哥。

 

老四:那大哥,大哥你有何打算?

 

羅喉:吾

 

老二:這需要問嗎?大哥是英雄中的英雄,是天上地下,古往今來第一偉大的人物,

他一定能建立一個偉大的王國,成為萬世景仰的對象。

 

羅喉:四弟,你呢?

 

老四:我.我還沒有打算,所以才問眾兄弟的意見,算了!如果明天我還有命,再

來考慮吧!

 

老二:戰死殺場,這樣太無聊了,還不如喝酒喝到醉死,哈哈哈(吼~好像哈哈龍)

 

老三:四弟不用擔心,有大哥在,相信大哥,我們一定會勝利歸來。

 

羅喉:別信任吾,連吾也不信任自己。

 

老二:大哥突然膽怯,這不是我認識的大哥啊!

 

羅喉:但吾相信你們,相信吾的兄弟,(舉起酒壺)同生、共死!

老三:同生、共死!

老二:同生、共死!

老四:『同生、共死!』四人便舉酒共飲。

 

回憶結束,塔樓之下,秋風慢慢觀察羅喉,想著羅喉心神有分,未察覺到她,取出匕首欲上前刺殺,突然銀槍擋路,黃泉現身。

 

秋風:啊,你做什麼?

 

黃泉:這個地方,不是你該來的。

 

秋風:哪個地方是我該來的,哪一個地方又不是?

 

黃泉:有羅喉的地方,你就不該出現。

 

秋風:我是來服侍君,當然要靠近君。

 

黃泉捉住秋風,秋風:『你!』

 

黃泉:(帥氣旋身抓住秋風拉近身)不如來服侍吾!

 

秋風:放手!

 

此時,羅喉走下來,羅喉:『黃泉』

 

黃泉:別打擾我。

 

羅喉:只有最卑鄙下流的男人,才會用武力屈服女人。

 

黃泉:『是嗎』,便放開秋風,秋風欲上前但被黃泉抓住其手。

 

黃泉:不能偶爾例外嗎?

 

羅喉:『呵』便離開。

 

秋風:放手。

 

黃泉便放開手,並將秋風壓在牆上細聲告知,黃泉:『教你一件事』

 

秋風:你!

 

黃泉:要殺羅喉,一刀就要讓他死,因為沒任何人有第二刀的機會。

 

秋風:『你說什麼』黃泉不回,轉身離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