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武君羅喉官方後援會
關於部落格
吾之雙足踏出戰火,吾之雙手緊握毀滅,吾名 — 羅喉。
  • 459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6

    追蹤人氣

羅喉傳說 第七章

 

(一)  天都殿上

 

天都殿上,巫讀經來報。

 

巫讀經:稟君,天下封刀再度進貢。

 

羅喉:『喔,讓他進入。』巫讀經便離開,隨後玉刀爵與君曼睩來到。

 

玉刀爵:天下封刀副主席玉刀爵參見君。

 

羅喉:玉刀爵,你又帶來了怎樣的禮物?

 

玉刀爵:且以才女君曼睩聊慰君征戰之苦。

 

羅喉:你的眼神中有著遺憾與不滿,喪女之痛還讓你心心念念。

 

玉刀爵:意圖刺殺君,吾女確實該死。

 

羅喉:她該死,不是因為她刺殺吾,而是因為她失敗。女人,你叫君曼睩,抬起你的頭來。

 

君曼睩:參見君。

 

羅喉:你會什麼?

 

君曼睩:君不會的,君曼睩皆會。

 

羅喉:呵,你的膽量很大,上前來。

 

君曼睩:『是』便走上前。

 

羅喉:『你比之前的女人,更加無趣』氣勁一震,將曼睩震倒在地。

 

曼睩:『啊~』一旁,狂屠大刀跟著砍下,狂屠:『喝~』

 

突然,羅喉看見曼睩胸前項錬,瞬間將曼睩吸進懷中,免去死厄。

 

君曼睩:『啊』昏了過去!

 

羅喉:你可以回去了。

 

玉刀爵:『啊,玉刀爵告退』,便離開。此時,羅喉想起過去。

 

羅喉:你要離開?

 

老四:為了對抗邪天御武、為了拯救西武林,我們都付出了很大的代價,犧牲了這麼多人,連二哥、三哥都犧牲了,我~啊!

 

羅喉:他們是因吾而死!

 

老四:不是,我與兩位兄長都相信大哥,整個天下唯有大哥擁有與邪天御武一戰的能力,你是真正的英雄,所以我們甘願為你犧牲、為你而死,我們的犧牲並非沒有代價,我們仍然拯救了西武林,甚至是整個天下。

 

羅喉:那你為何要離開?

 

老四:我、我實在,實在無法面對這個曾經埋藏二哥與三哥屍骸的大地。

 

羅喉:你厭惡的大地,就不是羅喉駐留的大地。

 

老四:不可,大哥,你不能辜負這班仰望你,追隨你的子民,你要在此建立一個前所未有的國度,一個偉大的永恆國度,大哥,這是你的責任。

 

羅喉:你

 

老四:大哥,請你原諒我的自私與懦弱。

 

羅喉:啊!你、你想要什麼?還有什麼願望,吾一定會為你完成。

 

老四便拿出一條項鍊,

老四:『這是當年我們兄弟結義時的信物,它見證了我們浴血的一戰,見證我們同生共死的盟約,我們永遠不滅的友情就是最好的禮物,大哥,再會了,啊!』

 

羅喉:吾送你一程。

 

老四:越是遠送,越是不忍離別,何必呢?

 

回憶結束,羅喉依然望著曼睩頸上的項鍊沈思。

 

 

(二)  天都房內

 

曼睩漸漸甦醒,見到站在旁邊的羅喉。

 

曼睩:你、我還活著!

 

羅喉:你的父親是誰?

 

曼睩:我的父親,我不知姓名,我自幼被義父扶養,對親人的印象很模糊。

 

羅喉:你的義父是誰?

 

曼睩:造刀神坊的公孫奪鋒。

 

羅喉:你胸口的項鍊從何而來?

 

曼睩:『自小跟在我身邊的物品,哦,對了,還有,這封家書』,便取出家書。

 

羅喉:『虛蟜』,虛蟜便走出,『今後,由他來服侍你』

 

虛蟜:虛蟜,服侍,君姑娘。

 

曼睩:多謝武君。

 

此時黃泉返回走進房內,(對羅喉行個禮喔!)羅喉:『你回來了。』

 

黃泉:讓他逃走了。

 

羅喉:哦,能從你手下逃生,嘯日猋確實不凡!

 

黃泉:要吾繼續追補嗎?

 

羅喉:不用,吾親自去。

 

黃泉:新來的貢品。

 

曼睩:我是君曼睩,你是~?

 

黃泉:妳的待遇比之前的那個好,告退了。對了,你上次的問題,何時人們會反抗英雄,答案就是,當人民不再需要英雄的時候。

 

羅喉:那人民要如何消滅一位英雄?

 

黃泉:英雄就算死了,他仍是英雄。

 

羅喉:吾沒要你馬上給吾答案。

 

黃泉:『嘖~』便離開。

 

羅喉:『妳好好休息,吾會再來看妳』亦離開。

 

曼睩心想:嘯日猋,羅喉要去殺他,這件事情...

 

曼睩:虛蟜,我口渴了,請你替我倒杯水好嗎?

 

虛蟜:『好』便離去。

 

曼睩即刻取出華扇飛出一隻蝴蝶,

曼睩:『通報楓岫主人,羅喉要殺嘯日猋,快去』蝴蝶便飛離。

 

(三)  荒野路上

 

暗夜路上,嘯日猋獨自而行。突然,前方一股壓逼氣息,嘯日猋.封:『啊~這是』只見君傲步而來。

 

羅喉:『吾之雙足踏出戰火,吾之雙手緊握毀滅,吾名 羅喉,嘯日猋』

 

嘯日猋.風:這個人~?

嘯日猋.封:死了死了,這次真的要死了!

嘯日猋.風:三個拚他一個

 

羅喉:來,盡力一戰,戰出你的價值。

 

 

刀龍傳說二十集 歷史下的真相

 

(一)  江湖大小事

 

1.名刀神坊被一不名組織的鐵衣殺手因找尋刀龍戰袍而滅門,公孫奪鋒不敵含恨而亡。

2.刀無心因曼睩事情傷心酒醉,好友天刀笑劍鈍知道後,決定到天都找羅喉,要帶回君曼睩。

 

(二)  暗夜荒野

 

暗夜荒野,黑色氣流攀升,天搖地動中,令人窒息的沈重壓力逼面而來。

羅喉:嘯日猋,擁有刀龍之眼的人

 

嘯日猋.鋒:刀龍之眼,好熟悉的名字

嘯日猋.封:喂,你你你,你別擋路喔!你若不閃,別怪我們三個打你一個喔!

 

羅喉:『哦~』袖袍揚起,氣勁如驚濤駭浪,威勢強逼。

 

面對羅喉滅世之威,嘯日猋刀法忽正忽奇,刀速忽快忽慢,人格變換之中全力應敵,

 

嘯日猋:『喝~』;羅喉:『啊~』,強悍的氣流爆旋疾走,雄世的根基難以抵擋,

嘯日猋頓時受創,嘴角見血。這方面,高崖之上,日月行、陰陽使又在觀看。

 

陰陽使:『逼至極限』日月行:『刀龍開眼』

 

另一方面,君曼睩處傳來的訊息,得知羅喉要殺嘯日猋的楓岫主人,在寒光一舍、寒瑟山房的長風亭內,竟舞扇誦吟,施起秘法,最後羽扇一舉,頓時山河移動、雷電交響、天象異變。

 

荒野上的戰鬥,在嘯日猋第三人格浮現後,更趨激烈,儘管有異變的天象。

 

羅喉:喝~

 

嘯日猋.風:『殺、殺、殺,喝,殺呀、殺呀!』殺至瘋狂與極限,嘯日猋體內熱血蒸騰。羅喉心知關鍵將至,袖袍揚起,氣勁狂飆,準備脫下闇法之袍。

嘯日猋.風:『啊~』就在刀龍之眼打開同時,大地震動,星河詭變,

週遭環境起了遽烈變化!隔絕了羅喉與嘯日猋戰場。

 

羅喉:『嗯~』丕變的地形,竟成了羅喉記憶中最熟悉的場所。

羅喉:『狼嚎谷』瞬間勾起久遠的回憶。

 

老二:『大哥,血雲天柱要發動了』

 

老四:不能讓邪天御武逃掉

 

老三:大哥危險,哇~

 

老四:不妙,血雲天柱的力量不夠

 

老二:讓我犧牲,啊!

 

結束回憶,羅喉:『喝~』諸般回憶湧入,羅喉縱聲長嘯,怒勁騰動,山河俱震。

 

羅喉:『你~是誰?』

 

同時,寒瑟山房中的楓岫主人:『誰能瞭解過往的故事呢?』

 

 

(三)  天都房內

 

天都房內,虛蟜服侍君曼睩,此時羅喉來到。

 

曼睩:參見

 

羅喉:今後你不用對吾如此行禮。

 

曼睩:怎可如此僭越,不知君出征是否凱旋而歸?

 

羅喉:你不用過問這些事情。

 

曼睩:對方死了嗎?

 

羅喉:他沒死,吾已經派人繼續追查他的下落。

 

曼睩:嗯。

 

羅喉:你還有什麼願望?

 

曼睩:願望?我,我只想天都都能永遠保持和平,別與人爭鬥。

 

羅喉:除此之外呢?

 

曼睩:這就是我最大的願望了。

 

羅喉:妳還不明白爭鬥的意義。

 

曼睩:爭鬥有什麼意義?戰火帶來只有毀滅與殘酷,哪有什麼意義!

 

羅喉:因為戰爭才是英雄存在的地方。

 

曼睩:能阻止戰火的人,才是英雄吧!

 

羅喉:沒戰火要如何阻止戰爭?

 

曼睩:這...

 

曼睩:妳不懂的事情還很多。

 

曼睩:嗯。

 

羅喉:是誰讓你來見吾的?

 

曼睩:是刀無極主席。

 

羅喉:不是他。

 

曼睩:真的是他。

 

羅喉:哦~他為何選上你?

 

曼睩:因為,他認為我能撫慰君的心靈。

 

羅喉:『哈,妳還需要學習欺騙,吾不會勉強妳,等你想清楚了,再回答吾的問題。』

 

 

(四)  天都樓塔

 

天都樓塔,羅喉來到卻被黃泉銀槍架住。

 

黃泉:羅喉!

 

羅喉:吾有允准你如此失禮嗎?

 

黃泉:你總能讓我驚喜,先是哲學家,現在又是一名憐香惜玉的人。

 

羅喉:她、不同。

 

黃泉:『送給我怎樣?算是彌補我上次的損失』,便收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