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武君羅喉官方後援會
關於部落格
吾之雙足踏出戰火,吾之雙手緊握毀滅,吾名 — 羅喉。
  • 461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6

    追蹤人氣

羅喉傳說 第十章

素還真:當然!

 

少獨行:吾要離開了!

 

素還真:前輩?

 

少獨行:方才的圍擊仍殺不了你,吾已無顏再戰。羅喉,你若逃出生天,少獨行等你的復仇。

 

羅喉:你們少了一份力量。

 

素還真:『仍足夠殺你了,呀~』終擊一戰,素還真首開攻勢。漠刀絕塵也隨後攻上。

素還真:『石破天驚混元掌,啊~』,雄渾掌力襲向羅喉。

 

羅喉氣一沈,勁爆百丈方圓,羅喉:『啊~斬狼焚地訣』,刀式一出,素還真躍身避過攻擊。

 

漠刀:『呀~貫天千迴影,喝~』,一刀隱含千萬式;一招隱含千萬招,漠刀神技,羅喉不接而接、刀勢虛引,竟將刀氣全數納回,羅喉:『喝~』,刀氣波及一旁素還真,素還真急忙閃身避過。

 

羅喉:『太淺了,喝~』刀氣被導引上空,反噬而降,威力再添數倍,旁觀者措手不及,頓時哀鴻遍野,眾刀衛:『呃~哇~啊!!』

 

刀無極:『危險,皇天之護,啊~』危急間,刀無極出手了,
『皇殛天斬式,皇霸千秋,喝~』皇極之威,御天之護,一刀盡顯王者氣派,

羅喉橫刀一擋仍負傷嘔紅,衣服被削破。

 

羅喉:『這樣就想打敗吾嗎?呀~』一掌震開刀無極,背後素還真欲偷襲,卻被羅喉大刀擋住,以右肘震退素還真。

 

素還真:『啊!』見狀,漠刀再度攻上。

刀無極:『呀~』

 

羅喉:『喝~計都破日斬、蝕陽掌~』羅喉再出強招,刀上貫出氣茫,掌運黑暗氣流,一掌一刀掃動十方無涯。

 

羅喉:『啊~』右掌攻向素還真。素還真:『濤天雪.霜浪埋千峰』,便出掌化解攻擊。

 

羅喉:『喝~』左手刀氣揮出,刀無極見狀挺身攻上。

 

刀無極:『呀~』,此時漠刀擋下羅喉刀氣,但被震退數步。

羅喉見刀無極攻至,揮刀一擋,兩人都同時被震退負傷。

 

(一)  戰情插播

 

1.   名刀神坊外圍,黃泉輕取天才封刀左右護法和眾刀衛,眾刀衛死亡慘重、御不凡受重傷,黃泉消失現場,疾力奔往羅喉戰場。

2.   天都神之子爭奪戰,面對天都眾將,天狼星、閻王鎖和閻王祖三人無功而返。

3.   寒光一舍寒瑟山房裡,楓岫主人久等不至君曼睩新的蝴蝶傳訊,但似有感應預知,暗示〝不介意再做一次這世上最相信羅喉的人〞。

4.   真的素還真正忙於消滅佛業雙身之事。根據谷神遺策指示-玄牝剋玄牝,準備至滅境取得玄牝之血,同時也請天刀笑劍鈍幫忙至百燈聯戒中取聖器-佛頂冥塔。

 

(二)  名刀神坊外圍

 

戰局將了,刀無極舉刀向天,全身真氣蒸騰,吸納皇天之氣,『喝~』

一旁偽素還真打開雙手,黑暗氣流爆竄而出,『呀~』

漠刀也反手握刀,『迴旋天地刀無痕~』

 

羅喉:『來的好,喝~殞天斬星訣』羅喉最強一招,能貫通雲頂,形成天地一線壯觀景象,鬼神見之驚嘆、佛魔為之辟易,羅喉:『喝~』

 

四大高手同時催至頂峰,引動氣流爆旋、天地驚動、亂石崩塌、旁觀者遭受波及,紛紛走避。此時,弔祭義父卻因聽見外頭打鬥聲音而起身外出一看的君曼睩,竟於這時候走進戰場!!!

 

君曼睩:這?

 

羅喉:君曼睩!!

 

素還真:嗯~

漠刀:喝~

刀無極:神雷擎天斬,喝~

 

極招將接之際,素還真突轉攻勢,極招打向來者君曼睩,羅喉身形瞬動,一刀劈退素還真,再一刀劈向漠刀絕塵。素還真:『呃!』;漠刀:『啊!』

 

當此時刻,哪容分心失力,刀無極之龍形刀氣貫入羅喉體內。

 

君曼睩:君!

羅喉:『呃!啊!』刀勁自羅喉體內爆出。危急間,銀虹矯騰,殺聲哀聲隨之而起,

眾刀衛死傷慘重,天刀封刀右護法欲擋,也被銀槍所傷。

 

只見黃泉一肩揹起羅喉,一手拉住君曼睩殺出重圍,黃泉:『走!』

 

素還真欲追,卻因傷重無力,刀無極也需調息三刻方能再戰,追殺羅喉則交由玉刀爵率三大名流及刀衛繼續。漠刀聽到御不凡傷重可能不治,急忙離開現場帶離御不凡。

 

(三)  荒野

 

自迴龍三巔持續的日夜逼殺,沿地是遍地屍骸。黃泉揹著重傷的羅喉並一手拉著君曼睩一路奮戰,一槍掃退武刀與三大名流。

 

黃泉:喂,還沒死嗎?

 

羅喉:帶君曼睩..走,呃~(昏倒在黃泉肩上)

 

黃泉:『別浪費氣力講廢話,喝~』(長槍掃向眾刀衛)

 

察覺對手弱點,眾刀衛刀刀殺君曼睩,黃泉怒上心頭,長槍過處,血灑天際。

 

玉刀爵:你已無生路,放開君曼睩與羅喉,快投降吧!

 

黃泉:剛才想傷害她的人,好像是你們吧!

 

玉刀爵:嗯~只要你投降,天下封刀可以保證不傷害她。

 

君曼睩:讓我留下來,你獨自逃生去吧!

 

黃泉:其實留你下來也不算什麼,但我討厭被命令、更討厭輸!

 

玉刀爵:執迷不悟,你真以為你能逃脫這千軍萬馬的包圍?

 

君曼睩:黃泉….

 

黃泉:吾以前是一名殺手,你知道一個成功殺手的要訣是什麼嗎?

 

玉刀爵:嗯?

 

黃泉:進隱退疾,一擊不中,飄然而退,所以,喝~~

黃泉猛然旋槍,狂風大作,沙暴掩蓋天際,使用術法,眾人耳目受阻!

 

玉刀爵:『這是??可惡!!』現場已不見三人身影。

 

黃泉之聲:這可是吾精挑細選過的地形啊!!

 

玉刀爵:被他逃脫!此地一片平坦,他逃不遠,眾人四散追查。

 

 

(五)荒野山洞-1

 

山洞之內,羅喉甦醒了。

 

君曼睩:

 

黃泉:山洞外被天下封刀的人馬重重包圍,我設下了術法封印,他們一時無法進入。

 

羅喉:呵!

 

黃泉:『我到外面觀察情況,他們隨時會發現此地,你的時間不多了!』便離去。

 

君曼睩:你的傷口又流血了,我替你止血。

 

羅喉:吾所受的傷已經無救!刀無極,呵~吾倒是小覷你了!

 

曼睩:但你不是重生過一次,你還能再重生才是。

 

羅喉:我已經沒這個能力了!

 

曼睩:君!

 

羅喉:這不就是妳的目的嗎?


曼睩:這...


羅喉:妳來天都不就是要就近監察吾?


曼睩:你早就知道了?

 

羅喉:派你來的人真是心機深沈啊!

 

曼睩:那你為何還這樣、這樣保護我、照顧我?


羅喉:鳳卿,他是唯一沒背叛吾的人。


曼睩:但是武君、武君你背叛了先祖,你並沒依照他所制訂的天都制典來治理天都,你成為了一名暴君!


羅喉:呵呵呵~暴君羅喉,哈哈哈~邪惡的統治者!對啊!吾之雙手緊握毀滅,吾之雙足帶來戰火,吾名羅喉,一代梟雄,這就是歷史給吾的評價,從來不變。


曼睩:武君,藏在天都中的史冊所記載的,是真的嗎?

 

羅喉:最初,邪天御武天外降臨,為著不明的原因瘋狂開殺,更逼使當時西武林的人獻祭所有不滿兩歲的嬰兒,他所經之處屍橫遍野,西武林成了無人可居住的荒地,而他的魔爪也對中原蠢蠢欲動。(血一直流流流,嘴角也在噴了)

 

曼睩:我知道這件事情,是你與先祖三名兄弟合力殺了邪天御武。但是,也害死了十萬人。


羅喉:血雲天柱的十萬人,都是自願的犧牲者!

 

曼睩:啊?你說那十萬人都是自願的犧牲者?

 

羅喉:懷疑嗎?

 

曼睩:怎會、怎會這樣?

 

羅喉:邪天御武要不滿兩歲的嬰兒獻祭,他們是一群父母為了自己的孩兒與故鄉,自願成為九殃幡的冤魂,將所有希望寄託在吾身上。

 

曼睩:但是歷史、歷史不是這樣記載的!

 

羅喉:歷史說吾為了霸業殺害了十萬無辜;他們說吾進行了恐怖又邪惡的統治;歷史又說吾統治之下生靈塗炭、兵燹橫起、戰火不斷,君羅喉,萬世驚懼!

 

曼睩:為什麼會這樣?


羅喉:吾殺了邪天御武,建立了天都。二十年後,這十萬人的子孫與遺族,開始向吾復仇,將吾趕離天都。

 

曼睩:你為何不向他們解釋?

 

羅喉:人民在困境時需要英雄,和平降臨時,誰還會記得你過往的功勳?天都的子民早忘了是誰拯救了他們。太多人想將吾推下這個位置,當反抗的聲浪一波接過一波,偽造的史冊成為事實,吾,是一名為了成就霸業而犧牲十萬無辜的君,天都的反抗,是為了聲討君與討回先人的冤死。哈哈哈~(畫面不時的拍血從身上各處傷口噴出,嘴角也是,還冒汗)

 

曼睩:這~~!!

 

羅喉:我怎麼對待他們?他們又是怎樣對待吾?到此,吾終於明白了!和平帶來的只是腐化、淪喪,英雄的存在注定不在盛世。於是吾重回了天都展開血腥的鎮壓,屠戮了所有反抗者。是!只有恐怖,人民才會順從;只有戰亂,人民才需要英雄。鳳卿,你將人民看的太善良了!呵!鳳卿,你可知這個歷史從沒記載過你與兄弟的功勳。君羅喉,如果這是吾的評價,那吾就不能枉擔虛名!

 

曼睩:君,你、你稍作休息,等回到天都再說。

 

羅喉:『這個山洞就是羅喉的最後歸宿了!』便閉目養神。

 

 

(四)  荒野山洞-2

 

山洞內,君曼睩正在照顧羅喉(把身上血漬都擦乾淨了),此時黃泉返回。

 

黃泉:天下封刀已經發現這裡了。不久,他們就會闖入。

 

曼睩:那該怎麼辦?

 

黃泉:你的話講完了嗎?

 

羅喉:嗯!你可以動手了。

 

黃泉:嗯~

 

曼睩:君,你這句話什麼意思?

 

羅喉:他的目的,與你相同。

 

黃泉:你早就知道了?

 

羅喉:將危機留在身邊也是一種挑戰,不是嗎?

 

黃泉:『喝~』便現出銀槍。『吾救你,因為吾絕不能讓任何人殺你。你、一定要死在吾的手下。』

 

曼睩:黃泉,你要做什麼?你...

 

黃泉:吾不叫黃泉,吾叫夜麟。為了月族死去的英靈,為了吾的兄弟,羅喉,我們一同下黃泉吧!

 

 

刀龍傳說26集 無解

 

(一)山洞內

 

幽洞內,靜寂的洞穴、亡命的盡頭,持槍身影帶來最終殺意、落難梟雄迎接宿命來到。一者殺氣冷冽,一者傲然無懼。雙方眼神交會瞬間,彼此心中了然。

 

黃泉:我必須殺你。

 

羅喉:那就來吧!

 

黃泉:嗯!

 

羅喉:吾知曉我們的相遇,本是一場算計。你等了這麼久,就是為了這一天。

 

黃泉:是你戒心太淺。

 

羅喉:『吾早該認出你就是月族那個人。』便想起當初月族皇城之戰。

 

黃泉:為了月族滅族之恨,我發誓,一定要親手殺了你。

 

羅喉:現在你有機會了,是吾,特別留給你的機會!

 

黃泉:『喝~』一槍刺上,只見君曼睩擋在羅喉身前。

 

曼睩:『住手』黃泉見狀,急忙洩去槍勁。

 

曼睩:你不能這樣做!

 

黃泉:閃開!

 

曼睩:你是他的戰友,是他的同伴。我們剛剛才並肩作戰、逃難至此,你怎麼能同室操戈?

 

黃泉:吾不是他的戰友,至少,現在不是。

 

曼睩:黃泉!

 

黃泉:沒有人能阻止我,閃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